当前位置:首页 > 周朝 > 春秋五霸之一的晋文公,如何让晋国迅速崛起?

春秋五霸之一的晋文公,如何让晋国迅速崛起?

周朝 ]  时间:2016-08-30  

晋文公,(前697一628年),名重耳,春秋时期著名的政治家、晋国国君,与齐桓公齐名,为春秋五霸之一。

在春秋五霸之中,晋文公(重耳)的经历最为独特。他原本是晋献公的儿子,因受后母骗姬所害,被迫逃亡。那时他43岁,为避祸先后辗转于狄、齐、秦、曹、宋、郑、楚等国,直到62岁回国即位,在外流亡19载,其中艰难曲折可想而知。晋文公即位后,励精图治,任用贤能,运用娴熟的内政、外交谋略,使一个濒临崩溃的晋国迅速崛起。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内,他成为继齐桓公后的第二代霸主。他种种的经历和奇迹令人惊叹不已,到底他的一生是怎样的呢?

春秋五霸之一的晋文公,如何让晋国迅速崛起?

一、重耳断袖,流亡半生

晋公子重耳的父亲晋献公生了申生、重耳、夷吾、奚齐和卓子五个儿子。晋献公年老的时候,宠爱一个妃子骗姬,想把骊姬生的小儿子奚齐立为太子,把原来的太子申生杀了。太子一死,献公另外两个儿子重耳和夷吾都感到危险,逃到别的诸侯国去避难了。《史记·晋世家》中曾有记载:十二年,骗姬生奚齐。献公有意废太子,乃曰:“曲沃吾先祖宗庙所在,而蒲边秦,屈边翟,不使诸子居之,我惧焉。”于是使太子申生居曲沃,公子重耳居蒲,公子夷吾居屈。

公元前651年,晋献公去世,晋国内乱,晋献公的妃子郦姬想让自己的儿子奚齐继位,不久就被大臣里克杀死。卓子被立为国君,里克又杀了卓子,一时间国君没有了继承者。秦穆公很想插手晋国的政治,以实现称霸中原的目的,于是他就帮助逃到秦国的夷吾回国做了国君,就是晋惠公。上台后的晋惠公,对内滥杀无辜,弄得众叛亲离;对外又背信弃义。

公元前648年,晋国遭受了严重自然灾害,百里奚说:“福祸各有轮替,再说,我国借粮给晋国,也不是给夷吾一人,而是为了晋国的黎民。”于是,秦穆公同意通过水道运了大量粟米给晋。这次人道主义的义举,征服了晋国的人心,史称“泛舟之役”。

到了公元前646年,秦国也发生饥荒,晋国却不仅不给秦国粮食救灾,反而出兵攻秦。秦穆公看到这样一个忘恩负义的国君就忍无可忍,于是出动大军迎击晋军。晋军被击败,晋惠公当了俘虏。后来,在穆姬等人的求情下,秦穆公才释放了晋惠公,另叫晋国把太子圉送到秦国作抵押。

重耳是一个有贤能的人,他逃奔狄国时,一批敬仰他的大臣如介子推等人紧紧追随其后。他们受到重耳的信任,忠于重耳,对重耳事业的成功起了很大作用。夷吾从秦国回来后,生怕重耳归国会与他争夺君位,就派人去狄国行刺重耳。

跟随重耳的狐毛、狐偃接到父亲传来的信息,赶快去告诉重耳。重耳跟大伙儿商量,决定逃到齐国去。第二天狐毛、狐偃又接到他父亲的信说:刺客提早一天赶来了。重耳急得也不通知别人就跑。有一个管行李、盘缠的人名叫头须,却拿着东西逃走了。

重耳这一帮一无所有的“难民”要到齐国去,得经过卫国。卫文公吩咐管城门的人不许他们进城。重耳和大伙儿饿着肚子绕到五鹿(今河南清丰西北),正瞧见几个庄稼人在田边吃饭。重耳他们看得更加口馋,就叫人向他们讨点吃的。

庄稼人懒得理他们,其中有一个人跟他们开个玩笑,拿起一块泥巴给他们。重耳冒了火,他手下的人也想动手揍人了。随从狐偃连忙拦住,接过泥巴,安慰重耳说:“泥巴就是土地,百姓给我们送土地来啦,这不是一个好兆头吗?”

重耳也只好趁此下了台阶,苦笑着向前走去。又走了十几里,再也不能走了,只好坐在大树下歇歇脚。重耳躺下把头枕在狐毛的腿上,别人都去掐野菜,煮了点儿野菜汤,自己不喝,先给公子送去。重耳尝了尝,皱着眉头,喝不下这种东西。

后来赶上来的赵衰带着一竹筒稀饭给重耳吃。重耳说:“你吃吧!”赵衰不愿一人吃,只好拿点儿水和在稀饭里,分给大家伙儿,每人吃了—口。

重耳他们好容易到了齐国。那时齐桓公待他挺客气的,送给重耳许多车马和房子,还把本族一个姑娘嫁给了重耳。

重耳觉得留在齐国挺好的,于是就不打算回晋国了,可随从们却不这样想。

随从们背着重耳,聚集在桑树林里商量回国的事。没想到桑树林里有一个女奴在釆桑叶,把他们的话偷听了去,告诉重耳的妻子姜氏。姜氏对重耳说:“听说你们要想回晋国去,这实在太好了!”

重耳赶快辩白,说:“哪有这回事啊!”

姜氏一再劝他回国,说您在这儿贪图享乐,是没有出息的。”可重耳却没有要离开这里。那天晚上,姜氏和重耳的随从们商量好,把重耳灌醉了,放在车里,送出齐国,等重耳醒来,已经离开了齐国。

后来,重耳又到了宋国。宋襄公刚吃了败仗,大腿受了伤,正在害病,就派公孙固去迎接,宋襄公也像齐桓公那样待他们不错。过了些日子,公孙固告诉重耳的随从狐偃,指望宋国发兵护送公子回去,宋国恐怕是“心有余而力不足”啊!

他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,又离开了宋国到郑国。郑国的国君认为重耳在外边流浪了这么些年,一定是个没出息的人,所以也就没有理踩他。他们只好去了楚国。楚成王把重耳当做贵宾,还用招待诸侯的礼节去招待他,两个人并结为好友。

有一次,楚成王在宴请重耳的时候,开玩笑地说:“公子要是回到晋国,将来怎样报答我呢?”

重耳说:“金银财宝贵国有的是,叫我拿什么东西来报答大王的恩德呢?”

楚成王笑着说:“这么说,难道就不报答了吗?”

重耳说:“要是托大王的福,我能够回到晋国,我愿意跟贵国交好,让两国的百姓过太平的日子。万一两国发生战争,在两军相遇时,我一定退避三舍。”(古时候行军,每三十里叫做一“舍”。“退避三舍”就是自动撤退九十里的意思。)

楚成王听了并没有把这话放在心上,却惹恼了旁边的楚国大将成得臣。宴会结束,重耳离开后,成得臣对楚成王说:“重耳说话没有分寸,将来准是个忘恩负义的家伙。如今还不趁早杀了他,以免日后留成祸患。”

楚成王不同意成得臣的意见,正好秦穆公派人来接重耳,就把重耳送到秦国(都城雍,在今陕西凤翔东南)去了。

公元前636年,秦国护送重耳的大军过了黄河,流亡了十九年的重耳回国即位。这就是晋文公。

当初,晋文公之所以选择在外流亡,就是通过以退为进、蓄势以待的策略保全自己。在流亡的途中,重耳一行长期忍受寒冷饥饿以及临国他人的嘲弄、排斥和打击:多次遇险,数度面临绝境,一路狼狈不堪,到处乞求。路过卫国,卫君吩咐守门卫兵不让他进城;向路边农人乞食,农人不但不给,反而扔土块以戏弄:在曹国,受到非常冷淡的接待,遭到曹共公的羞辱。面临各种困难,重耳并没有放弃和退缩,而是带领他的随从艰难地生存了下来,成功回国即位,并在执政后迅速推动了晋国的崛起。

重耳从流亡到回国即位的经历,给人留下深深的启迪。晋国的长期内乱给晋文公的上台、称霸提供了客观条件;历经长达20年的逃亡,晋文公以及他的随从们,磨练了意志,积累了政治才干,也锻造了一个团结有力的政治集团,为他们的霸业准备了良好的主观条件。

精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