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国演义中巧改铜雀台赋:罗贯中这一改妙在哪

来源:诗词名句 日期:2017年03月12日 16:44  浏览次数:16

  《》中当阳一败涂地,无力对抗83万大军。过江东连吴抗曹,诸葛亮之形象在此得以完美塑造,大展其才,其中有智激周郎,十分精彩。

  引见,谈及战和之事,周瑜佯讲其主张投降的道理,鲁肃则陈述其主张抗战的理由,二人争得耳红脸赤,孔明却在一旁袖手冷笑。周瑜问孔明高见,孔明冷冷地说:”将军降曹,可以保妻子,全富贵。”话是赞成周瑜的意见,实是对他的讽刺。鲁肃不知底细反大怒说:“汝教吾主屈膝受降于国贼乎!”

  孔明乃献一计说:“不劳,纳土献单,亦不须亲自渡江;只须遣一介之使,扁舟送两个人到江北。操若得此两人,百万之众,皆卸甲卷旗而退矣。”

  揽“二乔”于东南兮,乐朝夕之与共

  瑜问哪二人,孔明说:“亮居隆中时,即闻操于漳河新造一台,名曰铜雀,极其壮丽,广选天下以实其中。操本,久闻江东乔公二女,长曰,次曰,有之容,之貌。操曾发誓说: ‘吾 一愿扫平四海,以成帝业愿得江南二乔,置之,以乐晚年,虽死无恨矣’。今虽引百万之众,虎视江南,其实为此二女也”。瑜说,“操欲得二乔,有何证验?”孔明说:“曹操幼子,字子建,。操尝命作一赋,名曰《铜雀台赋》。赋中之意,单道他家合为天子,誓取二乔。”并诵《铜雀台赋》,把原赋“连二桥于东西兮,若长空之蝃。”二句改为“揽‘二乔’于东南兮,乐朝夕之与共。”孔明易此二句,便轻易地套在二乔身 上。周瑜听罢,离座指北而骂说:“老贼欺吾太甚!”孔明急起止之说:“昔单于屡侵疆界,汉天子许以公主和亲,今何惜民间二女乎?”瑜说:“公有所不知:大乔是将军主妇,小乔乃瑜之妻也。”孔明佯作惶恐之状,说:“亮实不知,失口乱言,死罪死罪!”瑜说:“吾与老贼势不两立!”并承认刚才主降是用以试孔明,他要求“孔明助一臂之力,同破曹贼。”本是孔明求助于周瑜,现在反是周瑜求助于孔明,可见孔明激词之妙。

  智激,是智慧的产物,具有多种用途,既可用来激励亲友奋发向上,又可用于外交以达到己之目的,也可用于遣将调兵,使之勇猛向前。用得好,可事半功倍,用得不好,则适得其反。智激,孔明用得最妙,可说是,是他的智谋的重要部分。在《三国演义》里,用智激的只有孔明一人而已。其智激之法因人因事不同而采取不同的激法,有的从其最疼之处激之。

  如孔明明知大乔是之妇,二乔是周瑜之妻,便巧改曹植《铜雀台赋》,以证明曹操要取二乔以乐晚年,激得周瑜火气冲天,誓与“曹贼势不两立”,求孔明助己共同破操。有的以利害关系激之,如孔明授,使刘备揭开用其妹为香饵以害备之计,激得孙夫人对其兄恨恨连声,出面叱退追兵,死心追随刘备。有的针对其弱点激之,如孔明南征首次派兵遣将,唯独不用、,说虽想使之深入敌后,只因他俩不明地理故不用;赵、魏二人不服,乃亲往探明地理,终于深入敌后建功。有的就专对其不服气之处激之。孔明两次用老就两次激之,老黄忠不服老便出老谋奋神威,夺天荡山,斩。

  孔明巧改曹植《铜雀台赋》以激周瑜,是一篇绝妙激词。

  从最痛切处着手

  孔明激周瑜的特点,是从其最痛切之处着手。大乔是孙权之嫂,二乔是周瑜之妻,这是众所周知。而智如孔明,出使东吴哪能不了解其国情况,且其长期隐居的隆中与东吴相邻,哪有不知之理。他巧改赋意,将“二桥”改为”二乔”,显然是有意激之。这么一激,周瑜与曹操更势不两立,并说山了他决心抗操的真实意图,孔明微之的目的是达到了。至于曹操取二乔,虽说是孔明改”桥”为“乔”用以附会之辞,但说之假则假,说之真亦真。曹操是个好色之徒,为满足自己的私欲是不管其后果的,如他曾因取降将叔父之妻淫乐,致有淯水之难;倘如他能平江东,二乔岂能幸免。故诗有云:“东风不与周郎便,铜雀春深锁二乔。”这并非臆测之言,而是推其理必然如此。

猜你喜欢

图文推荐

  • “推敲”的典故,“推敲”是怎么由

    “推敲”的由来与唐朝诗人贾岛有着莫大的关联,这还得从贾岛初次上京考取功名说起。贾岛初赴举,在京师

  • 王羲之的代表作是什么?

    王羲之是东晋伟大的书法家,他最为擅长的是隶书,王羲之从小出生在官宦世家,自幼师从书法家卫夫人,开

随机推荐

相关内容

Copyright © 2002-2016 历史网 版权所有